吉大一院

服热:0431-88782291

务线:0431-88782111

Email举报:jdyyjjjcb@126.com

一分时时彩电话举报:0431-88782312

当前地位: 一分时时彩 > 医院快讯

【情暖70秋·故事】一封来自加拿大的感谢信

作者:吉大一院 时间:2019-05-17 00:00:00 编辑:于姗姗

  【开栏语】讲述身边的激动,发掘一线的故事,展现大医的风采••••。一张照片,一段视频,一句话语,一个表情,一个故事,让【情暖70秋·故事】展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医患之间的温情画面,点亮医学人文的靓丽色彩,讲述吉大一院人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采编 于姗姗】2019年5月13日,一位气质儒雅的老先生送来了一份2018年8月的加拿大《嘉华时报》••••。上面刊登了他的一篇文章,题为《患者不会忘记一一记两位德医双謦的白衣天使》••••。

文章的作者是吉林省国土资源调查方案研究院退休的李德林老先生,他在文章中深情回想并诚挚感谢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神经外科罗毅男教授妙手赤忱,救逝世扶伤的感人故事••••。

1.jpg

李老在文中写道:

古人云,“人生七十古来稀”••••。今年,我已七十周岁了••••。时下,虽说不算太老,但已步入老年行列••••。可我身材硬朗,精力矍铄,除了保持锤炼自食其力,还在异国他乡,援助女儿照顾孩子¶••⊿操持家务,每天忙得不亦乐乎••••。我能有今天这一切,还得感谢十年前的白衣天使……

2008年,是我退休的年份••••。在退休之前,我要完成一件公事,那就是为单位编撰一部十五万字的院志,作为我的退休礼物,献给同志们和我心爱的事业••••。退休之后,即赴加拿大女儿家探亲(老伴已于2007年5月先期抵达,迎接外孙子降生),户照签证和机票均已办好,只待出发••••。

7月4日,单位为我招开了隆重的欢送会••••。院长和同志们依依不舍,情绪溢于言表,我也激动得热泪盈眶••••。我亲手献上了用一年时间写就的《院志》,百感交集,情不自禁••••。晚上,儿子儿媳做了一桌好饭好菜,庆祝我光荣退休,使我感到家的温暖••••。白天忙乎了一整天,晚饭后很快就入睡了••••。午夜时分,一阵激烈的腰疼将我疼醒,这是从未产生过的感到••••。联想到近一年来身材状态,真是每况愈下••••。一是日渐消瘦,一米八O的大个子,体重竟然降到60公斤••••。二是感到不好,头重脚轻,脚下像踩着棉花似的••••。三是举动受阻,手脚冰冷麻痹,手颤发斗,握力大减,一天写一千字就不行了••••。对于身材的这些退行性变更,我没有在意••••。因为平时爱好喝酒,而且经常过量,误认为是酒精中毒的症状,心想待退休后少喝酒便会好的••••。突然腰疼,使我感到问题不是那么简略,决定待天亮后去医院••••。

7月5日上午,我到长春一家著名医院检查,接诊医生德艺双馨,并且对患者极其认真负责,经过他的分析,我的这个病情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神经外科做手术是治疗效果最快¶••⊿最好的••••。按照医生的建议和亲友们的介绍,我找到了吉大一院神经外科赫赫著名的“罗一刀”——罗毅男教授••••。

7月6日上午,我们在住院处见到了这位外科专家••••。据说,罗教授很忙,每周五个工作日,四天在手术室,一天在门诊••••。他55岁左右,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科主任职位刚刚卸任,让位年轻同志••••。人长的眉清目秀,一副专家气派,军医出身,军人气质十足••••。说活很随和,初次见面,并不感到生分••••。我说,我慕名而来,请您为我治病的......

噢,他接过片子看了看说,尽快手术吧,你抓紧来住院,越快越好!第二天,我就办了住院手续••••。虽然病房内十分拥挤,但我还是耐心肠过了三天视察期••••。7月10日凌晨6点,我们来到病房,作术前筹备,重要是把头发剃光••••。8点钟,到手术室,只听麻醉师说,这又是“罗一刀”的患者••••。在手术台上,护士为我挂一吊瓶(实际是麻醉剂)注射,不知不觉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已是中午时分,在重症监护室里••••。鼻子带着氧气罩,下边插着导尿管,胸部贴着心电仪,脖子紧扣脖箍子,总之,浑身高低布满了仪器和各种管子••••。麻醉过后,感到较好,头不疼也不晕,很苏醒••••。我有意识地伸伸臂,蹬蹬腿,运动自如••••。心中自喜,手术成功了••••。

值守护士告诉我说,您的手术很成功,从椎管里取出的肿瘤有鸡肝那样大,经病理分析是良性的,可以放心养病了••••。我说,请代我谢谢罗教授,也谢谢你们,为我辛苦了••••。

因在重症监护,不容许家属和领导同事探望••••。我一个人在病床上煎熬••••。大约傍晚时分,我突然烦燥起来,时值三伏天,室内很热,脖子扣得很紧很紧,又不能翻身,如同上刑一样,我实在是保持不下去了••••。苦苦哀求护士为我松动••••。护士去找罗教授,罗教授批准将脖箍打开••••。本来,罗教授下班没有回家,一直在观注我的动态••••。在重症监护室24小时,三个护士轮流值守••••。第二天(7月11日)中午,我被送回病房,换了正规床位,开端恢复治疗••••。

    病房里还是那么喧嚣,可我却全然不顾了,整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感到住在这里,更有安全感••••。看来,人患重病,是不择环境的••••。罗教授每日查房,都领导我要多吃多喝多运动,注意掩护颈部,心情也要好••••。还和我开玩笑说,加拿大还得去,老伴想你了••••。我说,机票都退了,签证也要过期了,恐怕走不了啦!他说,只有你好好配合治疗,保证让你成行!我高兴极了,信心满满,除小便用人援助外,排大便时一次也没有在床上••••。就这样,7月21日,我痊愈出院了••••。在家人精心调理下,我的体质恢复很快,可以独立举动了••••。在罗教授热情勉励和坚决有力保证下,我鼓足勇气,信心百倍踏上万里征途••••。8月13日,我登上飞往加拿大国际航班顺利达到女儿家••••。

    从求医问药,到寻根确诊,再到成功手术,前后不到20天,就使我化险为夷••••。作为一个患者,遇到一位好医生,是多么荣幸!天下医生一一神圣的白衣天使,当患者将生命托负于您,当您用高深的医术和崇高的医德抢救患者于危难,缘分已然注定,患者不会忘记!

 

原稿写于2018年7月21一23日

本文为2019年5月删减版本

 

                 

 



一分时时彩 一分时时彩 三分时时彩 一分时时彩 三分时时彩 一分时时彩 幸运快三 广东快乐十分 三分时时彩 广东快乐十分